之晴拿著支票找楊峻要他開個價當是醫藥費,楊峻不要錢竟要汙辱之晴,幸好被路過的如風救了,痛打他一頓後帶著之晴離開,之晴要他不要告訴天騏,她會照顧好她自己,也叫如風照顧好小貝就走了。如風氣的跑回休息室把東西都翻了洩氣,小貝看到就追進去安慰如風並逗他開心,終於把如風給逗笑了,小貝也藉機問如風天騏的狀況,如風說楊峻是個人渣天騏這次恐怕會有很大的麻煩。

楊峻找到當年車禍的關鍵人王建業並告訴仇岩,仇岩找到王建業並試圖問出破綻,但王建業什麼也不說,仇岩要他考慮幾天過幾天在來找他。天騏在酒吧買醉小貝看見並進去想安慰他,小貝和天騏說當時她到醫院見到項爸爸時他握著小貝的手喊著天騏的名子,並重複說著每時每刻但她一直不懂那四個字的意思是什麼,天騏聽了就說,十歲那年他問過爸爸一個問題,在爸爸他眼裡他什麼時候讓他值得驕傲過?每時每刻這四個字他等了十幾年了!天騏痛哭了整晚隔天決定找楊峻道歉,但楊峻卻得寸進尺要他下跪倒茶才原諒他,天騏不妥協,楊峻決定招開記者會控告天騏。

小貝為了幫天騏報仇到楊峻房裡丟洋蔥,意外錄到楊峻親口說他作假排名,小貝冒險不小心從二樓摔了下來還扭到腳,但還是硬撐著去記者會,正當楊峻和記者講完天騏的惡行時,小貝將他錄到用飯店廣播給大家聽,幫助了天騏,天騏趕到廣播室發現小貝為了幫他還受了傷便將他抱回房間擦藥。如風看見便找了天騏理論,並警告他如果辜負之晴便不饒恕他,一切的對話都被之晴聽到了,之晴等如風走後便走進去跟天騏說,我們結婚吧!而天騏也答應了。

 

 

 

  0 則回應      瀏覽:449 人次  

    回應此文章

    驗證碼:
    按此重新產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