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天騏聽見宛心說起她的爸爸是大學的歷史係教授,急忙讓宛心打電話聯係她的爸爸幫忙。小貝見到天騏整天和宛心黏在一起,以為他們在談情說愛,心中也說不出的滋味。這天劉小寶餓了,跑到廚房找吃的東西,飯沒找到卻見到了小貝從花子婆婆那裏帶來的桃花酒,劉小寶喝光了整瓶桃花酒然後昏睡在自己的房間裏。拆遷的日子到了,仇岩帶領機械和人員來到桃花村,準備動手拆遷,郝村長和仇岩理論起來,卻對仇岩絲毫沒有辦法,因為他們的合約上面對豪儷集團絲毫沒有約束條款。

 

村民來小貝家裏報信說仇岩帶著人員來拆遷了,小貝急忙拿起家裏的勺子衝了出去,天騏急忙攔住小貝,拿出一份桃花酒申請歷史遺產的通知書給小貝看,天騏解釋說有了這份通知書,就有一個月的機會,如果通過被批淮,桃花村就有救了。兩人急忙到廚房去找桃花酒,卻發現桃花酒已經被劉小寶喝光。

 

兩人只好去花子婆婆家裏取一瓶桃花酒,可是來回要一個小時,小貝打電話給之晴要她幫忙拖住仇岩一個小時,之晴決定幫忙,找了藉口去拖住仇岩一個小時。而小貝和天騏則飛奔去花子婆婆家拿酒。

 

兩人進入花子婆婆的酒窖,順利拿了一瓶桃花酒準備離去,可是就在他們登上軟梯的時候,軟梯卻忽然斷裂,在軟梯即將落下的最後一刻,天騏用盡全身力氣將小貝推出窖口,而他自己則跌落酒窖。天騏為了抓緊時間,只好讓小貝一人先去救急,他想到對方會刁難小貝,口授小貝應對的方法,小貝急忙跑步趕回村口。

 

小貝氣喘噓噓的跑到了村口,拿出申遺通知書和桃花酒,按照天騏口授的話說出國際條文,小貝的口氣像極了天騏,令仇岩感覺到了壓力,仇岩仍然不肯就此放棄。緊要關頭如風忽然出現在大家面前,宣布這段時間他已經去國外收購了很多的散股,如今已經成為了豪儷集團第四大股東,如今他和之晴站在一起的話,仇岩無權作出任何一項決定。仇岩氣憤的離開了桃花村。

 

小貝急忙跑回花子婆婆家,用床單連成繩索試圖拉天騏上來,可是繩索再次斷裂,天騏被摔落窖底,摔破了頭部。天騏被送到醫院,小貝為了救天騏,要求醫生抽取自己的血為天騏輸血。輸血後,小貝卻見到被推出病房已經死去的病人,她誤以為天騏不治身亡,跪在床邊哭著訴說自己的擔心和愛戀,天騏走來聽到了小貝的哭訴,小貝見天騏平安無事,感激的淚水頓時如雨而下。天騏安慰小貝自己已經無事,小貝放鬆了心情,由於輸血過多而昏了過去。天騏急忙抱起她,見到小貝為自己做的一切,天騏深情的吻了小貝,而小貝卻也感受到了這個溫暖的真正發自天騏內心的吻。

 

 

 

  0 則回應      瀏覽:721 人次  

    回應此文章

    驗證碼:
    按此重新產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