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婿們的戰爭》第11集

 

        因仁國向珍珠提出分手,珍珠傷心的打給父親發洩心中的不滿,此對話被站在門外的勇錫聽見,勇錫到珍珠去的酒吧在一旁注意她的安危,酒醉的珍珠差點出車禍,所幸勇錫機警的救了她,且堅持送珍珠回家,白鷺向勇錫道謝並對他讚譽有佳,為此以AT財團理事長的名義配車給勇錫,並通知紀子不希望他兒子感到負擔。白鷺邀請勇錫共進午餐,卻在餐廳遇見朋友又拿女兒的謠言作文章,一時情急說出勇錫與女兒正在交往。子龍的父親吳萬秀因經濟不景氣,各企業做了人事結構調整,為了不讓家人擔心,長期隱瞞被裁員一事,在外開計程車維生…

 

《女婿們的戰爭》第12集

 

        勇錫不斷對珍珠示好和照顧,加上勇錫表示對珍珠一見鍾情,使白鷺提議與紀子結為親家,並設法幫兩人製造機會。尚鎬得知璋項店獲得內部競賽冠軍,藉機以會長的身份前往璋項店視察給予女兒鼓勵,讓公主興奮不已。勇錫更換手機號碼,決定斷絕與瑪麗的關係,接而向珍珠坦白對她的好感,卻被珍珠婉拒。為了AT集團的將來,白鷺希望珍珠能接受勇錫並承擔長女的責任,面對珍珠強烈拒絕的態度,白鷺打算買下仁國的咖啡廳逼珍珠放棄仁國。

 

《女婿們的戰爭》 第13集

 

  珍珠不願因自己無法放下感情,使仁國無端受到母親打壓被迫將咖啡店遷離,決定以母親不得傷害仁國為前提同意與勇錫交往。白鷺擔心珍珠仍迷戀仁國,立即安排兩家的相見禮,並同時表示期盼於年底舉行訂婚典禮令眾人感到錯愕,最終更以訂定AT集團接班人為誘,企圖讓紀子同意讓勇錫入贅家中。勇錫為了表明對珍珠的感情而積極向珍珠示好,卻反使她更加排斥自己,得知珍珠提早結束約會與仁國見面令勇錫憤怒不已,不顧白鷺阻攔急忙趕到仁國家帶回珍珠…

 

《女婿們的戰爭》第14集

 

        仁國向珍珠坦白兩人都沒有放下家人遠走高飛的勇氣,仁國認為現在的自己沒有資格愛她,於是向珍珠做了最後的道別。尚鎬在紐約的朋友史蒂夫金來訪,史蒂夫金得知勇錫於AT集團工作,提醒尚鎬勇錫在美國的投資公司曾因貪財私自進行投資,導致公司損失慘重,當時還有一位論及婚嫁的女友,尚鎬進一步調查後得知這名女子名為金瑪麗。勇錫發現懷著身孕的瑪麗到韓國找他,驚覺尚鎬已得知瑪麗的存在,為了不讓東窗事發,勇錫使計阻隔尚鎬與瑪麗的聯繫,並哄騙瑪麗回美國等他,尚鎬追蹤瑪麗的位置,即刻趕到機場詢問她與勇錫之間關係,瑪麗向他坦白腹中胎兒的父親是勇錫…

 

《女婿們的戰爭》第15集

 

        勇錫連哄帶騙要求瑪麗再次回美國,但瑪麗無法面對獨自生下孩子的痛苦,決定留在韓國並表明不會妨礙到他。尚鎬對於勇錫隱瞞已有懷著身孕的女友感到不諒解,質疑他覬覦社長之位而有目的接近珍珠,要求勇錫立即帶著瑪麗離開。尚鎬獨自前往楊平與仁國見面,見他仍未改變對珍珠的情感,最終決定把女兒交給他。勇錫得知尚鎬前往楊平,急忙找尋尚鎬撇清一切責任,但尚鎬已失去對勇錫的信任,盛怒地拒絕聆聽辯解開車離去,卻意外發生車禍,不料勇錫對自己的求救竟置之不理,導致尚鎬延誤就醫命在旦夕…

 

《女婿們的戰爭》第16集

 

        尚鎬逝去前交待白鷺將珍珠託付給仁國,不得交給勇錫,全家人面對尚鎬的離開悲痛哭泣,勇錫對於尚鎬的死因佯裝不知情,並在葬禮上給予白鷺幫助,白鷺設法查明丈夫死前對自己的交待,便詢問勇錫在尚鎬過世前兩人所發生的事,勇錫謊稱自己主動向尚鎬提出與珍珠分手的要求,卻被他責備自己輕率的做決定,在白鷺面前偽裝後悔的模樣,並向她保證往後會保護珍珠。理事們隱瞞白鷺召開緊急理事會,為推舉朴理事擔任代表理事,白鷺對此感到氣憤,勇錫提出願意扛下一切責任並阻止朴理事,白鷺選擇信任他並要求嚴室長全力支援勇錫,勇錫找出朴理事盜用公款之證據並公佈於理事會,白鷺以AT集團理事長的身份宣佈勇錫為代表理事…

 

《女婿們的戰爭》第17集

 

        姜店長提醒子龍清理食材倉庫,子龍將過期食材清理出來放置門口,卻被副店長誤認剛進貨的副食材,衛生檢調單位查出倉庫有過期食材,以此勒令停業十天,勇錫對於自己剛上任就發生此事感到生氣,要求嚴室長將此消息壓下來,並解僱姜店長。子龍得知店長被解僱,親自找AT集團的代理理事勇錫求情,為了在公司鞏固名聲,隨口應付子龍自己會將此事查明,保證解僱無辜的員工,回到辦公室後隨即變臉,下令讓嚴室長開除子龍與姜店長。白鷺擅自竄改丈夫的遺言,對珍珠謊稱父親希望她與勇錫結婚,讓AT集團盡快恢復穩定,於是珍珠決定聽從父親的話與勇錫舉行婚禮…

 

《女婿們的戰爭》第18集

 

  子龍為了姜店長解雇一事找勇錫理論,卻遭勇錫的無視並把他趕出門外,公主在一旁見狀,向嚴室長了解詳情後,主動向勇錫求情反被婉拒,公主央求母親說服勇錫讓姜室長復職。瑪麗在網路上看見勇錫與AT集團大女兒結婚的新聞,馬上找勇錫質問,勇錫謊稱此樁婚姻為交易,因在會長過世後有不肖之徒想併吞公司,受白鷺請託與珍珠結婚一年,以正式女婿的身分穩定公司營運,便能獲得5%股份,哄騙瑪麗一切是為了兩人的未來,瑪麗經過一番考慮認為不妥,要求勇錫退掉婚約。紀子因白鷺送的禮緞不周,感到不被尊重,氣得想退掉與白鷺家這門婚事…

 

《女婿們的戰爭》第19集 

 

        瑪麗懷疑勇錫與珍珠假結婚為謊言,並到勇錫家向紀子說出腹中有他的孩子,紀子要求瑪麗離開且質疑孩子的父親另有其人,勇錫將瑪麗強行帶走並向她提出分手,表明即使她利用孩子阻止婚禮也不會回頭,勇錫的無情令瑪麗痛徹心扉。紀瑩認為永錫不該拋棄孩子與別人結婚,更不應讓孩子長大的過程沒有父親的陪伴,極力勸阻勇錫,勇錫卻堅持舉行婚禮。子龍隱瞞家人被公司開除一事,自己開店賣辣炒年糕,公主在一旁看著他生意狀況,心疼他吹冷風擺攤的辛苦,便匿名送上開幕花表示支持。

 

《女婿們的戰爭》第20集 

 

        瑪麗到勇錫結婚會場準備揭發一切,紀子見狀趕緊阻止,爭執過程中,瑪麗腹中孩子即將出生,紀子顧不得婚禮即刻將她帶往婦產科,並要求紀瑩向白鷺謊稱自己身體不適無法出席。瑪麗情緒激動要求勇錫前往醫院,紀子趕緊告知勇錫孩子出世的實情,勇錫向珍珠謊稱公司有急事便離開,並到病房探望瑪麗,兩人透露著對彼此的不捨,瑪麗知道過去的勇錫為了實現夢想中的生活,不斷的努力追求名利,瑪麗明白勇錫內心的痛苦,決定離開讓他追求嚮往的人生。白鷺得知勇錫在新婚之夜留珍珠一人在飯店,為此事感到氣憤,珍珠替勇錫辯解是因紀子的身體不適,勇錫才趕到首爾的醫院探視母親。



  0 則回應      瀏覽:6631 人次  

    回應此文章

    驗證碼:
    按此重新產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