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婿們的戰爭》第61集 


        公主見子龍衝進火場緊張不已,所幸子龍毫髮無傷並順利救出孩童,子龍的英勇事跡在網路傳開,使得獐項店的生意蒸蒸日上,白鷺也為此對子龍讚譽有佳。因子龍為AT集團大改形象,白鷺決定讓子龍進總公司,要求勇錫即刻安排子龍進公司的人事命令。仁國見珍珠被迫遊說投資案,不忍珍珠承受壓力,決定通知勇錫重新考慮投資案一事,並要求此事不得牽涉珍珠。仁國接收到會長回國之消息,前往接機並帶他至獐項店用餐,會長對子龍親切的態度留下好印象。


 
《女婿們的戰爭》第62集 


        勇錫責備珍珠忘記母親的生日,珍珠解釋因照顧育幼院發燒的孩子而忽略,並趕緊前往紀子家送禮並道歉,不料遭紀子冷眼對待。瑪麗邀約勇錫一同替紀子過生日,卻在餐廳撞見子龍與公主,瑪麗趕緊找子龍說話,趁機讓紀子與勇錫順利離開。公主因丈夫帶母親前往問喪,獨自留在家休息,卻聽見勇錫與珍珠起爭執,意外聽見珍珠不孕的事實…


《女婿們的戰爭》第63集 


        公主得知珍珠的婚姻生活並不快樂,想起自己隱瞞父親的遺言不禁自責,決定要求母親說出真相,卻遭母親脅迫不許提及此事,兩人因此起爭執,不料被站在門外的珍珠聽見,最終公主選擇告訴珍珠母親編造父親的遺言,迫使她與勇錫結婚。葛羅利王的會長哲秀,在餐廳巧遇高中同學永識,意外得知自己離開的那年,女友銀熙懷有自己骨肉的事實…


《女婿們的戰爭》第64集


        珍珠約仁國見面,從他口中得知父親願意成全仁國和自己,想起現在的生活不禁難過掉淚,珍珠情不自禁抱住仁國。珍珠對母親失望不已,白鷺表示當時需要有適當人選撐起AT集團,不得已才做如此抉擇,不料被站在門外的勇錫聽見,勇錫氣憤的離去,勇錫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要求瑪麗設置秘密帳本。白鷺不願接受仁國,警告仁國不得與珍珠有連絡,並表明珍珠已是有夫之婦…

 

《女婿們的戰爭》第65集


        珍珠突到瑪麗家造訪,瑪麗擔心紀子會被發現,要求她先行躲進房間裡,並催促珍珠到外面談話。珍珠向瑪麗坦言母親為了讓她與勇錫結婚,不惜謊報父親的遺言,現今又與曾相愛的人見面,使她的處境陷入兩難,瑪麗藉機勸告她應與所愛之人在一起。珍珠順從自己的意願,於夜晚來到仁國家,希望他亦能放棄一切與她遠走高飛,仁國不願影響珍珠的生活而忍痛拒絕。白鷺被勇錫的毅力感動,決定將勇錫介紹給葛羅利王會長,不料於餐會時,勇錫驚覺他竟是前不久與自己擦身撞到的人…


《女婿們的戰爭》第66集


        會長發現勇錫是前陣子撞到自己的人,為此對勇錫態度冷淡,而後發現隨白鷺而來的子龍,在白鷺面前對子龍的英勇事跡讚譽有佳。子龍受會長邀請一同用餐,不料在飯局中會長因食物產生過敏,幸有子龍及時做急救措施化解危機。瑪麗向紀子聲稱珍珠與仁國舊情復燃,使得紀子誤會珍珠背叛勇錫,紀子擔心勇錫會因此一無所有,只得選擇忍氣吞聲。勇錫得知子龍與會長見面,為了利用他促成投資案,逼子龍與會長另約飯局,卻得知子龍並無安排,氣憤的勇錫打算阻撓子龍企劃的進行。哲秀到了銀熙以前的居所,得知銀熙在生下兒子後逝世,使哲秀急切尋找孩子的下落…

 

《女婿們的戰爭》第67集


         勇錫聲稱防止泡菜水餃的企劃失敗,要召集理事們開評價會議,目的是要害子龍當眾出糗,並要求公司的研究所拒絕子龍託付之水餃樣品,使得淑子前往坡州研究所尋求協助,不料在途中發生車禍,淑子便將權利轉移給子龍。為了評價會議,子龍連夜在公司加班,接獲坡州研究所樣品完成的消息,興沖沖的拿回給組員們試吃,不料其中泡菜竟有霉味,子龍趕緊前往研究所查明問題。紀子委託徵信社調查珍珠,意外拍到珍珠與仁國在育幼院巧遇的照片,紀子誤會珍珠背叛勇錫,帶著照片找白鷺並責備她教女無方…


《女婿們的戰爭》第68集 


        紀子不願相信珍珠與仁國之間的清白,把珍珠叫來家裡,要求她注意言行舉止。泡菜水餃的問題尚未解決,子龍為此感到懊惱,母親提議把發酸的泡菜用水洗過,總算解決了異味的問題,勇錫得知此事,惡意將插頭拔掉,以致子龍重新製作水餃樣品而遲到,幸好子龍及時趕上會議,並以產品獲得理事們的全力支持,子龍的成功令勇錫嫉妒不已。紀子偶遇小時候認識的哥哥哲秀,意外得知他的事業經營有成,於是決定開始追求他…

 

《女婿們的戰爭》第69集

 

        白鷺對子龍的印象越來越好,為了慰勞子龍工作的辛苦,特地為他準備豐盛的晚餐。勇錫得知金松集團正與葛羅利王接洽,擔心他人捷足先登,獲知母親與哲秀熟識,連忙請她幫忙製造見面機會。子龍在下班時遇見瑪麗,兩人一同共進晚餐,不料被同事誤會並將此事告知公主,子龍連忙向公主解釋與瑪麗之間的清白…

 

《女婿們的戰爭》第70集

  

        因珍珠不聽勸告執意到育幼院當義工,使白鷺決定主動將紀子收到的照片轉交給仁國,警告他別再接近珍珠。紀子偶然看到哲秀的皮夾裡有張女人的照片,使她憶起也曾於成實的相本裡見過,於是前去找成實確認,得知兩人為無血緣的遠房表親關係。崔理事向勇錫表明已紀錄他自上任以來挪用之款項,但個人支出仍是有許多交代不清的部分,崔理事的提醒令勇錫感到威脅,他打算利用崔理事的醜聞打擊他。成實認為婆婆對兩個媳婦有差別待遇,便請求她要一視同仁,卻遭婆婆反駁,並嚴正表明在龍才是吳氏宗親的子孫!未料竟被在門外的紀螢聽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