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山主動到檢方說要配合接受調查,讓一直緊咬著泰山不放的悼也感到怪異,但也因身體不適突然昏倒被送進醫院...


倒下的悼也在病房中醒來,被診斷為腦出血,建議要動手術,但悼也卻誓言要把姜泰山繩之以法而決心出院;蕙琳為解決在潛水艇觸礁事件後日趨冷淡的韓美關係,而決定讓泰山以特使的身分前往美國;泰山接受特使職務令民友黨議論紛紛,並商量是否要予以懲戒;悼也去見世珍,要她將泰山的隱藏帳戶說出來,但世珍看見被自己打垮的趙培浩不勝欷歔,便說不想讓泰山也遭遇到同樣的痛苦…


繼續閱讀 »

  0 則回應      瀏覽:1153 人次  

各位喜愛【永不放棄的愛】的觀眾朋友:


原訂週六晚間11點播出【永不放棄的愛】,將於11/25(日)移至

晚間11點,造成收視敬請見諒!


繼續閱讀 »

  29 則回應      瀏覽:1474 人次  


原活動網址http://ettv.ebc.net.tw/active04/





...
繼續閱讀 »

  0 則回應      瀏覽:1448 人次  

原參加韓美高峰會議的蕙琳,因得知聽見韓國潛水艇在中國領海觸礁的消息,立刻直接前往中國,成功救出20位船員;蕙琳才剛回國就面對彈劾判決,民友黨因為發起對蕙琳的彈劾,惹來民怨,讓民友黨的支持率盪到谷底,包括孫本植在內的民友黨黨員感到很擔心,但是泰山不願意就此罷手,把它當作是重新翻身的機會,而泰山失去理智的強硬態度,等於再次幫忙提高了國民對蕙琳的支持和信任,而憲法裁判所駁回了彈劾案,蕙琳重新回到青瓦臺執政。

而泰山最後被黨員鬧政變,辭去代表的位置,但是還不死心,打算自行創立新黨重組勢力,但是身邊所有人都拋棄了他,連之秀也把離婚協議書交給他要簽字。

蕙琳為了政府預算案,請求泰山幫忙說服,好在國會上能順利通過,泰山表示不會幫助蕙琳,但卻私下要求孫本植希望能通過預算案。另一方面金命煥為了守住珊瑚集團,要求泰山離開國內。


繼續閱讀 »

  0 則回應      瀏覽:1007 人次  

在蕙琳成為單一候選人後民友黨大感緊張,為了諒蕙琳的支持率下降故意發佈蕙琳與悼也之間有曖昧的緋聞,卻沒想到蕙琳的支持率不降反升,讓選情觸礁的泰山大感緊張,只好以大選資金問題向閔東甫施壓,閔東甫只好被迫在投票前一日發表收回對徐蕙琳的支持立場,蕙琳在手足無措之下前往拜訪閔東甫。


立即前往見閔東甫卻未能見到,不料正巧碰見來到閔東甫家的泰山,蕙琳怒喊若這是他與閔東甫事前就計劃好的,一定會受到國民的審判;蕙琳對全國國民呼籲雖然單一化的約定破局,但依然請大家把票投向自己心中的政治信念和期望;大選當日,投票結束後的開票戰爭越來越炙熱,蕙琳的票數急起直追大幅領先的泰山…


繼續閱讀 »

  0 則回應      瀏覽:1103 人次  

趙培浩決定向泰山伸出手盼能得到救濟,不過泰山無情的回絕,還告訴趙培浩,休想再次東山再起,而世珍在外頭把兩人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要求泰山住手,但泰山不願意,還要世珍把革新黨創黨資金資料交給悼也,但是世珍也不願再聽從泰山的指示而拒絕。

福祉黨閔代表拿泰山和世珍的緋聞想要跟泰山進行交易。三個候選人都完成了候選人登記,悼也買了一個戒指送給蕙琳,但是蕙琳拒絕收下,悼也傷心的離開,卻在停車場遭到襲擊…


在車禍之後悼有輕微腦震盪的徵狀,偶而會感到暈眩;在總統候選人電視辯論會之後,蕙琳的支持率不斷攀升,閔東甫則呈現下滑趨勢,閔東甫便向蕙琳提議在野候選人單一化,蕙琳在深思熟慮過後首肯。


繼續閱讀 »

  0 則回應      瀏覽:922 人次  

趙培浩交待吳材奉把一份資料交給悼也,而吳材奉不想跟悼也親自見面,交給哲奎處理,而哲奎偷看裡面的內容,悄悄把它拿給泰山看,想趁機敲一筆,卻沒想到泰山不以為然,最後哲奎只好交給悼也來當做撤銷通緝的條件。

蕙琳自從救出船員後,聲勢持續看漲,大家都提議她參選總統。總統以公平競爭為由,突然宣佈中立內閣並且要退出民友黨,泰山認為遭到總統的背叛,民友黨在一瞬目淪為遭到總統拋棄的執政黨。蕙琳慎重考慮後,決定要參選總統選舉…


泰山把記者找來把白聖民總統給批評了一番,正式與青瓦台起了對立,而金命煥召開記者會承認自己的罪行並辭去會長的位置,一心期盼等到泰山掌握大權後,重新找回會長的位置。


繼續閱讀 »

  0 則回應      瀏覽:1056 人次  

蕙琳得知趙培浩的罪名是事實,擅自決定將他開除黨籍,黨內重要人士還因此而退黨。趙培浩交待世珍將一份銀行保險櫃的資料拿給泰山看,好讓泰山將自己弄出去,但是世珍卻選擇背叛趙培浩。


蕙琳為了救活革新黨向福祉黨民代表提議兩黨結合,但是卻化為泡影。泰出正式宣佈將參選總統,並且最後一次向蕙琳提出合作,但蕙琳拒絕,泰山要蕙琳最好趁早離開政壇,當蕙琳感到一個人孤立無援時,總統緊急把她召過去,拜託她擔任特使的身份去與索國武裝團體進行談判,救回遭挾持的船員…


蕙琳抱著戰戰兢兢的心情前往索馬利亞,一路上緊握著悼也送她的護身物品,而悼也傳喚金命煥到場接受調查,讓金命煥氣得牙癢癢。蕙琳在索國的談判有了戲劇性的結果,除了一名船員因風土病在當地過世之外,其餘11名船員順利得到釋放跟著蕙琳一起回到國家,但是蕙琳並沒有因此感到慶幸或是開心,只覺得那一名船員的死是自己的責任,最後看到兒子東禾,蕙琳情緒崩潰抱
著東禾大哭。悼也把趙培浩帶來跟金命煥進行對質,但是兩人都不開口,只是在互瞪彼此比氣勢,搞得案子遲遲沒有進展。趙培浩交待吳材奉把一份資料交給悼也,而吳材奉不想跟悼也親自見面,交給哲奎處理。


繼續閱讀 »

  0 則回應      瀏覽:1004 人次  

悼也恢復檢察官一職,而蕙琳加入由趙培浩所創立的新黨-革新黨擔任起代表一職。姜泰山因招不回蕙琳回民友黨轉向福祉黨的閔代表,表示兩黨合作後將推派閔代表為內閣總理,並向檢調單位施壓調查新黨資金來源。

因為泰山的陰謀,趙培浩終於遭到收押,而因為悼也的堅持,檢方決定將擴大調查到珊瑚集團身上。因為趙培浩被逮捕,他一手創立的革新黨搖搖欲墜,還面臨了存亡的危機,這時發生韓國漁船遭到索馬利國武裝團體挾持的事,蕙琳為了黨內問題而煩惱之時,海南道局長則請託蕙琳能向總統表達無論如何都要讓船員平安歸來。

 


繼續閱讀 »

  1 則回應      瀏覽:874 人次  

蕙琳用半威脅的方式要求趙培浩捐出30萬坪開發預定地,打算奮力拯救南海道財政。因為世珍的幫忙,蕙琳成功辦完了一場招攬投資說明會,泰山為了阻止蕙琳加入趙培浩創立的新黨,說服岳父重新考慮在南海道投資的事,但是蕙琳到最後都無動於衷,泰山使出最後一招,把世珍是趙培浩的私生女的事召告天下並且故意向媒體透露蕙琳違反選舉法,恐嚇競選對手自動放棄而退出,而且負責偵辦的還是跟蕙琳有深厚交情的南松支廳,孔支廳長聽聞消息感到很驚訝又心疼。悼也衝到民友黨黨部拜託泰山幫忙守護蕙琳,這時候,蕙琳已經決定協助檢方接受調查並且辭去道知事一職…


趙培浩責問泰山是否要以檢調的搜查讓蕙琳屈服,泰山則回應自己赤手空拳走到如今也沒有什麼好失去的;悼也在南松支廳坐立難安地等待蕙琳接受調查,並直喊著威脅朴泰秀退出選舉的是自己,與蕙琳無關;趙培浩讓朴泰秀更改口供聲稱自己沒有受到威脅,檢調只好就此結案;悼也問蕙琳案子已結束是否還要退出道知事一職,蕙琳則道出自己從政並非為野心,而是希望能治癒內心受到傷害的人們…


繼續閱讀 »

  0 則回應      瀏覽:979 人次  

姜泰山為了逼自己挑戰大權時必要的人物蕙琳歸回民友黨,提出會幫助南海道渡過的財政危機,但蕙琳不為所動,堅決做自己;趙培浩來找蕙琳,表示會捐出20萬坪開發預定地來解決南海道財政危機,並拜託蕙琳加入自己創立的新黨,蕙琳為了要避免南海道破產,答應趙培浩的要求,而不知情的悼也看到蕙琳和趙培浩單獨見面,氣得當場翻桌。趙培浩拉攏蕙琳,要將她推舉為總統候選人的消息傳出,泰山很緊張,表示無論如何都要阻止趙培浩,讓蕙琳重返民友黨。
繼續閱讀 »

  0 則回應      瀏覽:1062 人次  

蕙琳成為南海道知事,拜訪了總統,而總統的鼓勵帶給蕙琳無比的信心,要用餐時看到端上牛頭湯的人竟然是悼也,讓蕙琳大感意外。雖然悼也用心熬煮湯頭,但是總統還是告訴他,他的實力遠遠比不上父親奉圖,要悼也更加努力。


蕙琳在確認道廳財政時才發現,因為歷任道知事為了表面功夫所做的展示行政上,搞得整個道廳的財政陷入困頓,才一上任就得收拾爛攤子而感到頭痛。徐順材安排歡迎會打算好好教訓蕙琳,幸好孔誠祚好心提醒了蕙琳要小心,蕙琳在歡迎會之前做足了準備迎戰。


姜泰山為了跟蕙琳聯手參選總統選舉,一再說服蕙琳,但蕙琳無動於衷,最後以提供殺父兇手為條件,跟悼也做了個交易,但條件是要悼也離開蕙琳。


之秀當面忠告世珍,要跟泰山談戀愛可以,但是不要被人發覺,以免成為泰山參選總統時留下把柄。有個自稱是兇手的人親自跟悼也聯絡也自動投案,同時泰山透過說服和威脅成功拉攏了趙培浩身邊的心腹們並當面要求趙培浩自動辭去代表一職…


繼續閱讀 »

  0 則回應      瀏覽:981 人次  

泰山大鬧俱樂部氣憤地亂砸東西,甚至揮拳打人,吳材奉氣憤地想對動手打他的悼也提告,卻被泰山制止,而趙培浩也對泰山的意思表示贊同。


悼也在蕙琳一番勸說後,誓言一定會查明真相;泰山慰留提出退黨的蕙琳,但蕙琳說他不願再與拋下政治改革與黑幕政治交易的泰山繼續合作。


白聖民總統找悼也前來,為河奉圖料理長的辭世致意,悼也不相信父親的死是單純意外,希望總統能頒特別命令,讓他能調查父親死因,總統要悼也若能讓牛頭湯的味道再現,他就會協助悼也復職。


為人造陸地開發事宜與泰山對峙的蕙琳,宣告參選南海道知事;泰山在背後支持蕙琳參選道知事,並將競爭對手朴泰秀收授賄賂的名冊交給悼也。


繼續閱讀 »

  15 則回應      瀏覽:1336 人次  

中了趙培浩的技倆於公薦中落馬的泰山對蕙琳提出一同退黨的建議;泰山去找白聖民總統,希望總統能脫離民友黨,加入新黨派支持自己,卻被一口回絕;蕙琳去見趙培浩代表,將人造陸地周圍的地都登記在趙培浩親戚名下的資料拿出來,希望趙培浩能予以說明,但趙培浩完全否認和自己有關,為此蕙琳去到南海道廳要請資料,建設局長卻拒絕合作。


泰山創立新黨,但趙培浩卻將有意跟隨泰山的議員全招攬過來,要泰山投降停止創立新黨,在創新黨記者會上只有泰山一人獨自站上演講台上,宣布從民友黨退黨,正式向民友黨宣戰。


世珍想起悼也的父親為了悼也復職而受到趙培浩的羞辱的畫面,於是將手中的畫作交給河父,從世珍手上拿到畫作的奉圖,立即拿著畫作去找趙培浩,希望他能讓悼也恢復檢察官職….


繼續閱讀 »

  0 則回應      瀏覽:994 人次  

蕙琳得知人造陸地開發案可能會變成驅離原居民的案子後,在簽約儀式中發表了自己對人造陸地開發案的看法,並且向檢調提出對人造陸地開發案特蕙疑雲的調查申請,為表示負責將辭去議員一職…


泰山要蕙琳打消辭退議員的念頭,但蕙琳聲稱自己無法繼續在令人窒息的國會做出捨棄良心的行為,不願改變心意;離開拘留所的悼也誓言一定會洗脫罪名恢復檢察官一職,達成父親的宿願成為檢察總長;世珍見到趙培浩代表便表明自己的父親早在30年前就死了,希望趙培浩能讓她繼續在Heritage club工作;蕙琳因黨部的反對與總統的勸說而猶豫辭退議員一事,並前往南海道廳追查人造陸地開發案的特蕙疑雲…


繼續閱讀 »

  7 則回應      瀏覽:1213 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