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的負荷》第16集 

 

        朱元到萬仁醫院找弼石,向他透露朴權與到醫院鬧場的高利貸業者有關聯,令弼石覺得事有蹊蹺。洋美發現鐘錫一直跟蹤彩寧,於是約赫基等人假借到溜冰場玩,在溜冰場見到鐘錫的身影時上前逮住他,受到圍困的鐘錫聲稱已無法控制情感而向彩寧表白,卻遭彩寧拒絕。熙在到畫廊找愛寧,向她坦言進玖擁有多段婚姻,及世妍為親女兒的事實,令愛寧大受打擊…

 

《甜蜜的負荷》第17集 
 
        世妍回到家後,聽見父母的對話,得知自己的生父竟為哥哥進玖,不願接受事實賭氣投宿善道家,並表示不接受家裡的幫助。進玖向愛寧坦承世妍的身世,表示在國中時遭人設計與酒店小姐發生關係,從此開始自暴自棄,直到遇見愛寧後,對於自己過去的行為倍感後悔。弼石獲知妻子與朴權設計吊銷熙在的醫師執照,決定辭退朴權在萬仁醫院的顧問律師一職,並任命朱元擔任赫基兄弟的辯護律師。鐘錫見彩寧對自己不理不睬,一氣之下車速過快誤撞到善海的車,善海逼迫他拿出駕照,擔心無照駕駛被發現的鐘錫趕緊逃離現場…

 

《甜蜜的負荷》第18集

  

        鐘錫要求父親拜託楊議員替自己辦張假駕照,朴權雖氣惱兒子不斷惹事生非仍接受要求,並向署長施壓不讓警方繼續追查案情。朱元與彩寧等人商討該如何進行後續調查,打算請寶拉和洋美協助,為了使案情有所突破,大家決定幫忙蒐證。熙在夥同安娜逼迫愛寧與進玖離婚,但愛寧堅守與進玖之間的感情不肯答應,進玖出面向熙在表示父親不知她的醫師執照吊銷,希望她能明白大家共同的敵人是朴權,別再做出傷害愛寧的舉動。

 

《甜蜜的負荷》第19集 


        鐘錫打恐嚇電話逼基煥承認罪行,並以女兒的安危做威脅,基煥趕緊將此事告知愛寧與彩寧,並要姊妹倆注意安全,愛寧擔心父親遇害,決定將他從療養院轉至萬仁醫院。赫基請託李刑警逮捕鐘錫,表示律師已提出告訴,收到逮捕令的鐘錫被關進拘留所,朴權趕到警局向兒子表明赫基已申請合併審理,要他對於所有罪行矢口否認。為了在法庭上指出對鐘錫不利的證據,彩寧特別請託寶拉及宥莉當證人,秉天也以目擊者的身分向律師做案發當時的口供…

 

《甜蜜的負荷》第20集 〈精采最終回〉


       二次判決的法庭上,法官認為基煥是行使正當防衛權,使基煥獲判無罪,鐘錫卻因傷害致死罪的罪證不足,僅因偽造文書和違反交通法規等判處一年徒刑,鐘錫無法接受判決,在法庭上失控大喊冤枉,氣憤父親未幫助自己脫罪。赫基決定搬進K書中心專心準備司法考試,旭基亦計劃攻讀航空研究所,彩寧則是被咖啡廳主管選上將遠赴中國擔任正式職員,彩寧與赫基道別後希望兩人未來能以好的緣分再次相遇。四年後…

...
繼續閱讀 »

  0 則回應      瀏覽:1333 人次  

《甜蜜的負荷》第11集 


        德基的保險受益人為赫基與旭基,兩兄弟打算用此筆錢還給殷家,並且熱心的到醫院照顧基煥,令彩寧深受感動。香岱兒酒吧邀請善道的樂團面試,善道請赫基擔任主唱,彩寧見赫基專注唱歌的模樣深受吸引,在一旁跟蹤的鐘錫看到不禁吃味,忿而向高利貸業者透露彩寧家的住址。基煥出院時,得知自己住院期間院方從未收費,為此感到羞愧,不斷向弼石道歉…

 

《甜蜜的負荷》第12集 

 

        基煥出院後見到全家搬進簡陋的房子,內心充滿無限感慨,愧疚的他決定努力做復健,不成為家人的負擔。彩寧向人借錢反被羞辱一番,使她下定決心要找工作替家裡還債,於是拜託洋美介紹她當陪酒小姐,卻在工作時意識到自己是被父親自小呵護的女兒,不因如此踐踏自己,便推開身邊的客人逃離酒店,卻不慎扭傷腳被德基一路揹回家。

 

《甜蜜的負荷》第13集

 

        浩寧誤會赫基對殷家有所企圖,而逼迫彩寧到酒店上班,彩寧解釋是因母親和舅舅做生意被騙錢才變得家道中落,並表示赫基兄弟為了幫助殷家付出了許多心力,警告浩寧別再對赫基無禮。進玖得知愛寧的存款所剩無幾,擔心她又為了娘家的事苦惱,於是要求青子給他一筆錢但遭到拒絕。鐘錫嫉妒彩寧和赫基過從甚密,派流氓前去弼石開設的醫院鬧事,更請警察告知基煥犯了過失致死罪,使弼石於客人面前蒙羞…

 

《甜蜜的負荷》第14集 


  李刑警因無法聯絡基煥而考慮下達通緝及逮捕令,弼石得知基煥觸犯殺人未遂罪,選擇將病歷轉交警方研判是否拘押,隨後要求朴權回國協助上訴事宜,卻遭朴權以事務繁忙為由拒絕。赫基接獲消息急忙前往殷家探查,交出德基的手機請求警方查出秉天的下落,期盼警方能找出真相還基煥清白。基煥為了不造成兒女的負擔,決定前往免費的療養院復健,彩寧難過地到街上哭泣,赫基見狀連忙上前安撫,主動協助殷家歸還高利貸本金,並對高利貸公司提出訴訟追討利息。

 

《甜蜜的負荷》第15集 


  馬可無意中向熙在洩漏世妍為進玖女兒的事實,碰巧進玖為了從母親身上取得更多資金幫助妻子,而向安娜提出假交往的要求,使熙在決定利用機會破壞愛寧與進玖的關係。李朱元律師從驗屍結果發現德基的肚子有瘀青的痕跡,加上朴權慫恿殷家向高利貸借錢,使朱元對草率進行和解感到困惑,決定更深入找尋蛛絲馬跡。鐘錫帶寶拉前往彩寧工作的咖啡廳用餐,寶拉向鐘錫表明不滿他仍對彩寧念念不忘,卻遭鐘錫藉機提出分手,盛怒的寶拉忿而向彩寧坦承知曉鐘錫預約夜店一事,並猜測鐘錫與德基早已熟識…


繼續閱讀 »

  1 則回應      瀏覽:1179 人次  

《甜蜜的負荷》第06集


  淑熙欲提領銀行存款作為愛寧的嫁妝,不料卻意外得知丈夫將存款分別轉帳給全成浩及王在燮,導致銀行存款已全數提領完畢!見成熙坦承丈夫曾協助處理弟弟成浩的私事,憤怒地質問兩人的關係,並向她表示為支付和解金而積欠高額貸款,要求成熙立即歸還資金。沉重的金錢壓力讓愛寧喘不過氣,擔心無法負擔父親的治療費,決定主動向進玖求婚…

 

《甜蜜的負荷》第07集 

 

  進玖急欲取得父親的認同,見愛寧同意兩人的婚事開心不已,立即帶她接受父親的審閱,愛寧承諾弼石將盡力讓進玖成為他所期盼的兒子,以換取免費治療父親至痊癒的條件。彩寧為逼迫姊姊結婚感到愧疚,趁父親昏睡之際向他坦白,見進玖的家人為姊姊貼心地主動延攬婚事,最終選擇向父親隱瞞真相。基煥得知愛寧即將與進玖結婚,憶起曾承諾愛寧將挽手陪她走入禮堂,不顧身體不適堅持下床,央求赫基帶自己前往女兒的婚禮會場…

 

《甜蜜的負荷》第08集


  浩寧在醫院見到赫基,誤以為赫基是來要錢對他惡言相向,趕緊將他趕出醫院。愛寧在婚禮舉行後仍為父親的健康掛心,連忙打給醫院詢問狀況,並在兩家飯局結束後前往醫院探視,愛寧見父親認為自己為了解決家中困境才委屈出嫁,為了不讓父親擔心,聲稱自己心甘情願嫁給進玖。許萬秀借高利貸買股票,卻遭宇燮捲款潛逃,趕緊將此事告訴姊姊淑熙,在迫不得已的狀況下淑熙只得將房子出租,以此還清利息…


《甜蜜的負荷》 第09集

 

  進玖為了讓愛寧先適應家中環境,主動提出兩人分房睡的提議,並對父母隱瞞此事,不料進玖獨自待在房內時,竟被世妍發現他正在觀看安娜跳舞的影片。彩寧因賭氣不願過貧苦生活而找父親傾訴,不料讓父親認為自己是累贅,彩寧擔心起父親的狀況,而後從醫生口中得知父親患有憂鬱症,唯有解除心中的罪惡感才能好轉,彩寧決定找赫基等人幫助父親。淑熙交代萬秀把家當賣掉還清利息,不料萬秀因探視基煥而耽誤時間,以致利息高漲20﹪,萬秀為此倍感自責,最終選擇離家出走…

 

《甜蜜的負荷》第10集

 

  德基的手機收到匿名簡訊,表明無法與傷害德基的兇手對抗,為無法揭發真相表達歉意,赫基看到訊息更對基煥感到愧疚,與弟弟一同前往醫院向基煥致歉。彩寧決定放下身段向寶拉及鐘錫借錢,卻反遭鐘錫羞辱而無功而返,不料回家後竟意外得知母親與舅舅投資失利,導致家中財務狀況不佳而面臨搬家的窘境,忿而要求母親立即找回資金,否則將不再與母親見面…


 

 


繼續閱讀 »

  1 則回應      瀏覽:1193 人次  

《甜蜜的負荷》第01

 

     殷基煥,大公司退休的財務部長,對於子女的要求從來不拒絕,是個相當溺愛孩子的父親,但基煥之妻許淑熙始終不滿意丈夫工作上的成就,成天替女兒安排相親,畢生最大的心願便是讓女兒們嫁進豪門,滿足自己的虛榮心。基煥的么女殷彩寧是個驕縱、霸道的女孩,空有一副亮麗的外表,卻凡事向父親予取予求。淑熙積極地撮合彩寧的姊姊愛寧與豪門結親,令愛寧反感不已,激動地向母親表明自己的人生絕不被人任意操控。彩寧的同學朴鐘錫為了追求彩寧與崔德基勾結,企圖設計彩寧,未料卻被前來接女兒的基煥破壞,一氣之下德基竟朝基煥動粗…

 

《甜蜜的負荷》 第02集

 

  彩寧打電話向警方求助,基煥不願德基因此留有前科,決定選擇原諒,從未感受父愛的德基感動不已,卻以此要脅鐘錫交出四百萬封口費,並表明鐘錫無須再追求彩寧,不料卻因此激怒鐘錫,最終為躲避鐘錫的攻擊而撞傷頭部。淑熙積極接觸媒人,期盼能為愛寧覓得醫院院長之子,不料卻於按摩後熟睡不醒,擔心相親未果的淑熙將希望轉向彩寧,以母親的威權要求她接受鐘錫卻遭丈夫怒斥。

 

《甜蜜的負荷》 第03集

 

        鐘錫接獲德基死亡的消息,趕緊打給目擊者沈秉天要求他躲起來。基煥因涉嫌殺害德基接受警方偵訊,基煥解釋為了保護女兒才動手推德基,刑警懷疑德基為了閃躲基煥的攻擊而撞到牆,進而產生後遺症,使得基煥以過失致死遭逮捕。鐘錫將自己親手殺人一事告訴父母,朴權為了袒護兒子主動找秉天協議,以幫忙洗刷秉天的前科要求他隱瞞真相。鐘錫設法保全自己,請父母替基煥擔任辯護律師,並要求基煥先付給對方和解金,不料太太慕允京不贊成,打算用此筆錢替愛寧辦婚事…

 

《甜蜜的負荷》第04集 

 

        德基的死因令赫基和善道懷疑另有隱情,於是著手開始調查,得知德基與沈秉天友好,前去找他的老闆卻得知他已離職。鐘錫父親朴權和母親允京為保護兒子不受牢獄之災,便付錢給秉天讓他逃往國外,企圖將罪名嫁禍給基煥,前去與德基父母商談和解金。德基的驗屍結果判定基煥為過失致死,當警察來到家中準備扣押基煥,承受不了打擊的基煥卻陷入昏迷被送進手術房,進玖為了讓父親對自己改觀,積極安排基煥的手術並安慰愛寧的家人。

 

《甜蜜的負荷》第05集 


        德基的母親在葬禮會場上對彩寧惡言相向,並向她要求五億的高額和解金,旭基見狀趕緊把彩寧帶出會場,並提醒彩寧在未判定前不得把錢交給父母。朴權得知告方的家屬認定基煥與德基的死無關,夫妻倆擔心東窗事發,向淑熙聲稱家屬打擊過大以致失言,並慫恿她向高利貸借款立即進行和解,赫基的父母將和解金到手後,隨即將房子押金取回便急忙離開,使得赫基與旭基懊惱不已,兩人因房子被收回只得暫住善道家。彩寧見父親身體健康每況愈下,希望愛寧能與進玖結婚,好讓父親受到好的醫療待遇…



 


繼續閱讀 »

  0 則回應      瀏覽:1875 人次  

 

殷彩寧(文彩元 )是家中的老么,有著漂亮的外貌和不怎麼聰明的頭腦,仗著父親對自己的寵愛,從不知民間疾苦,過著錢來伸手、飯來張口的舒適生活。不料,父親竟被誣陷了暴力致死的罪名,還因此而生病倒下。

...
繼續閱讀 »

  0 則回應      瀏覽:2495 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