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情人》 第21集


  俊二以雜技團團員的性命威脅趙團長,讓他配合佈局抓到牡丹,並下令江土留在局裡,目的是要測試江土是否為新娘面具,江土前往華善樓設法帶出牡丹,結果掉入俊二設計的圈套中,兩人被關進警局,江土向俊二坦承自己愛上牡丹的事實,不希望俊二像當初的自己,為了殺新娘面具而傷害到自己心愛的女人,俊二自責自己竟懷疑江土是新娘面具。江土向俊二說明在天使酒店想殺他的人,皆列為懸賞對象,種種原因說明思利想除掉自己的事實,因此俊二下令逮捕天使酒店的經理及員工…


《面具情人》 第22集


  俊二下令逮捕天使酒店的員工,拿出思利同夥的畫像確認刺客是否藏匿於酒店,膽小怕事的員工招出他們是獨立軍的事實。今野局長因新娘面具一案遲遲沒進展,決定親自審問犯人,下令讓牡丹接受酷刑以逼問思利,牡丹誓死也不願招供的態度令今野局長震懾,轉而將思利移送西大門監獄處決。俊二想利用公開處決思利引誘新娘面具現身,阻擋江土將思利移送監獄,並強行帶回鐘路署,今野局長得知俊二違背命令私自將思利攔截,利用以下犯上之名逮捕俊二,卻同時接獲和田總督下達指示讓思利公開處決…


《面具情人》 第23集


  俊二將牡丹秘密帶出鐘路署,並把江土堅持將思利移送監獄的狀況告訴牡丹,表明自己將於報復新娘面具後辭去警局工作,回到過去為孩童教書的日子,期盼牡丹瞭解自己對她的一番心意,卻仍遭牡丹拒絕。江土懷疑俊二擁有靠山得以控制和田總督的決策,才大膽忽視今野局長的命令,決心追查幕後主使者,不巧於進入飛鳥飯店探查線索時意外發現牡丹的下落,為取得獨立軍的藏匿位置,江土坦承自己是牡丹等待的永兒,但牡丹早已聽信俊二的訊息,不願理會江土,更為他並非新娘面具且擔任帝國警察一事感到不滿,無計可施的江土轉而尋求思利的協助…
 

《面具情人》 第24集


  江土撞見勝山帶走失去意識的牡丹,以新娘面具的身分及時出現,獨自對付勝山和虹茱的攻勢,牡丹趁機逃跑並前往與新娘面具見面的樹林等待,看見負傷昏迷的新娘面具,忍不住拿下他的面具,發現他竟是江土!牡丹告知獨立軍同志新娘面具受傷,導致救父親的計畫需要更改的消息,並說出江土就是新娘面具的事實。俊二得知新娘面具帶走牡丹,急忙找尋她的下落,牡丹擔心俊二懷疑江土和自己的失蹤有關,為了保護江土主動回到飛鳥飯店,並向俊二謊稱昨夜趁新娘面具和勝山及虹茱對峙時,逃出現場獨自跑到教堂祈禱。

 

《面具情人》 第25集

 

        牡丹希望借助俊二的力量讓父親免除死刑,但俊二卻告訴牡丹自己已盡力,仍無法阻止思利被處決的命運。江土清醒後直覺俊二能讓局長反對公開處決,是與拉拉、太郎和崔明燮加入氣昇會有所關聯,誓言定要查出他們的底細。行刑當日牡丹於家中為父親祈禱但願他能逢凶化吉,眼看著思利即將為國犧牲,遂引發半島人集體的革命情感,紛紛上前要求與思利同生共死。頓時一名革命同志偽裝成新娘面具出現,並於眾人面前將捆於胸前的炸彈引爆,場面陷入混亂,江土現身將思利救走,但赤波卻被俊二開槍射傷且逮捕…

 

《面具情人》 第26集 

 

        俊二為逼問新娘面具的下落,不斷嚴刑拷問赤波,江土不忍繼續受刑,於是自行請命要求代替俊二審問赤波,並保證定能問出答案。赤波不願被逼供決定以死明志,守護江土為新娘面具的秘密直到永遠。因俊二將犯人逼供致死,今野局長下令江土即刻逮捕他,江土對俊二提出質疑,希望從中得知俊二的幕後指使者,俊二不肯表明自願被捕。上原會長命銀平將今野局長殺害,並將他染血的制服故意讓和田龍總督觀看,把刑責全嫁禍給不逞鮮人。為了確實掌握朝鮮治安,上原會長要脅和田龍總督必須任命太郎為警務局長,村山義雄為鐘路署長,因對方手握他諸多秘密,和田龍總督縱使再不情願也只能點頭答應…

 

《面具情人》 第27集  

 

        村山義雄接任太郎的職位,因無法信任擁有半島人身分的江土,便以無故曠職為由將他革職,並下令江土不得再踏進警署。小磯向俊二坦白健治殺害江土的母親,使俊二懷疑江土為新娘面具,設法說服村山署長讓他復職。虹茱推薦讓江土進入氣昇會,但俊二卻以懷疑江土為新娘面具之嫌阻止,使父親拒絕讓江土入會。虹茱為查明真相,取得勝山與新娘面具打鬥時手臂及大腿受重傷的情報,決定把江土迷昏確認傷口,不料發現他就是新娘面具!和田總督擔憂戰場兵力召開會議,為要召集慰安婦送至戰場當軍物資,決議讓民間機構以募集看護婦的名義行事,不得讓民間傳出有官軍介入之嫌疑。

 

《面具情人》 第28集

 

        極東雜技團團員受到任職看護婦的高薪吸引,江土提醒牡丹是以看護婦為名目召集慰安婦,已簽上名冊的筱華及芙蓉被強制帶走。氣昇會會長將護送慰安婦交付虹茱,在運送過程中遭新娘面具阻擾,已知江土為新娘面具的虹茱不忍對付江土,向江土表明已知道他的身分,坦言自己並不想傷害他,要求他停止一切行動卻遭拒絕,面對江土的執著讓虹茱痛苦不已。思利捎信通知牡丹近期內會與楊白一同回朝鮮,另一方面,銀平取得楊白在邊境一帶出沒的消息,告知上原會長楊白已潛入朝鮮,上原會長為了滅除半島人的叛亂意志,下令俊二查明楊白的計畫再除掉他。

 

《面具情人》 第29集

 

  牡丹向俊二表示因新娘面具曾兩次捨身解救父親而選擇袒護新娘面具,不滿身為友人的俊二殺害將自己視如己出的東年大嬸,無顏面對牡丹的俊二狼狽地離開京城旅館,正當俊二懊悔錯殺東年大嬸時,卻不巧撞見江土從旅館內匆匆離去,察覺他秘密與牡丹見面令俊二憤怒不已,怒氣沖沖地要求虹茱坦白告知新娘面具的真實身份。東震決死隊秘密於市場發送太極旗,利用拳擊選手遊街時揮舞旗幟鼓舞朝鮮人民,使俊二得以藉機逮捕朝鮮中央日報社的員工,利用宋記者追查前社長東震的下落,並命令江土重新負責逮捕新娘面具事宜…

 

《面具情人》 第30集

 

  俊二發現宋記者藏於衣物中的紙條,得知楊白早已抵達朝鮮秘密計畫與東震合作,因而阻止江土以調查新娘面具為由與宋記者見面,見江土聽令離去卻暗中調查東震,使俊二更加深對江土為新娘面具的質疑,決定再度要求虹茱說出真相,不料她竟表示江土並未擁有於錦華亭搏鬥過後的傷痕,加上雅子的佐證令俊二為懷疑好友而難過不已。俊二為追查楊白的下落,秘密要求季順跟蹤牡丹,得知江土常與牡丹見面而察覺再度遭虹茱欺騙,怒氣沖沖地向上原會長禀報虹茱隱瞞新娘面具的身份一事,並蓄意放出將宋記者移送法院的消息引誘江土行動。





 

  0 則回應      瀏覽:2256 人次  

    回應此文章

    驗證碼:
    按此重新產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