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情人》第11集

 

  思利化名為九星金光的崔泰坤社長,於火車上解救遭韓國團團員挾持的中樞院參議員李時勇伯爵,因此取得時勇的信任。江土利用榮根的愛妾雅子作為眼線調查太郎,令今野局長大為讚賞,決定任命江土接替健治的職位。氣昇會會長上原秀樹欲讓俊二接替健治,卻礙於健二喜歡牡丹而質疑他的忠誠度。太郎為此下令抓出牡丹予以酷刑拷問面具新娘的下落,並前往小學找尋俊二,不料卻聽見他向江土表明,即使牡丹為弒兄仇人亦無法放棄她!盛怒的太郎立即上前表明要斷絕與俊二的父子關係。小磯將極東雜技團團員全數抓回警局,不願拖累團員的牡丹主動投案,令俊二擔心不已,為了救出牡丹俊二主動向父親提出願意放下一切成為帝國警察…

 

《面具情人》 第12集

 

        俊二正式成為警部,太郎要他不得再相信江土因他是今野局長的人,必須具備帝國警察的自覺。俊二為了抓到新娘面具對極東雜技團下令進入全面24小時監視,若有人想逃跑必與不逞鮮人的下場相同是死罪。鐘路市場出現一輛人力車,發現裡面的人正是朝日銀行騙取錢財的趙頭取,新娘面具現身於鐘路市場警告頭取不得再對傷害朝鮮人。牡丹在表演變臉術時變出新娘面具的臉挑釁日本人,小磯正要將牡丹帶回局裡時,卻出現朝鮮司令部的人員將牡丹帶走,牡丹得知是父親派人救出自己,父女倆深情相擁。思利請託牡丹試著聯絡上新娘面具,這對他即將行動的計畫有很大的幫助。

 

《面具情人》 第13集

 

        虹茱以歌手拉拉的身分向總督大人和田龍求情放了太郎,表明他就像自己親生父親,和田龍下令高治將太郎釋放。俊二向父親提出加入氣昇會的請求,承諾會將趙頭取受新娘面具攻擊一案調查仔細,打算利用他來當抓新娘面具的誘餌。俊二刻意把江土排除在新娘面具案外,並調派江土與阿部到極東雜技團擔任監視。天使酒店經理塔霞收到思利的白信紙,奉命把楊白先生寄放的鐘路署警局設計圖交給他。江土以新娘面具的身分和牡丹在樹林相見,牡丹確信他就是小時候給自己刀的少爺,並向他轉達父親迫切需要他的幫助,希望他能與父親覃思利見上一面…

 

《面具情人》 第14集

 

        思利打算襲擊鐘路署武器庫取得炸彈,在日韓合邦紀念日當天引爆炸彈,需要新娘面具引開警員們的注意。虹茱勢必要將鐘路市場的賣渡證書得到手,趙頭取偽裝成貸款公司社長,以貸款申請書欺騙單純的朝鮮人民,利用店面當擔保借錢,伺機霸佔整個鐘路市場。俊二佈局在街上跟屋外,新娘面具如預期現身且殺害趙頭取並將鐘路商圈的賣渡書物歸原主,驚覺踏入陷阱的江土順利躲過一劫。思利和赤波變裝成日本人拜訪伯爵,說明想在滿州建立學校並獻上高級補品,伯爵應允幫他拿到合邦紀念典禮的邀請函。江土為了屢行與思利的赴約前往飛鳥飯店給予回覆,卻被思利誤會他已發現計畫,為了完成復國大業設法要除掉江土…

 

《面具情人》第15集

  

        俊二因新娘面具再度現身奪取趙頭取的性命,率領警員前往雜技團,以武器脅迫牡丹說出新娘面具的下落,江土擔心牡丹出言不遜引起俊二不滿,不巧讓小磯撞見江土於俊二攻擊牡丹的瞬間欲上前救援,並將此事向上報告,使俊二懷疑江土對牡丹產生情愫,下令江土對牡丹行刑拷問新娘面具的身分,試探他對牡丹的心意。虹茱偽裝成修女並與牡丹關在同間牢房,試圖套出新娘面具的消息,不料竟撞見江土趁著牡丹睡著時探視她,虹茱看出江土對牡丹的疼惜和愛意,更加深對牡丹的不滿。俊二欲將牡丹送載往醫院治療傷口,但卻遭牡丹拒絕,且表明對他的友誼消失殆盡,兩人已成為倭寇與半島人的對立角色…

 

《面具情人》 第16集

  

        朴勤修替新娘面具擋下子彈,奄奄一息的告訴新娘面具到奬忠壇公園會面思利,思利向新娘面具說明要潛入警局的武器庫偷炸彈,請求他現身引開警員們的注意。牡丹擔心再度成為捕捉新娘面具的誘餌,加深新娘面具的危機,決定向父親提出離開京城的要求,季順在門外偷聽並通報俊二,使江土得知季順是俊二的眼線。虹茱再次偽裝成修女接近牡丹,卻遭牡丹察覺自己另有所圖,於是牡丹故意告訴虹茱,思利和新娘面具將聯合殺害禹炳俊院長的假消息,接獲情報的俊二通知全體警員動身前往總督府附設醫院,看見安然無恙的炳俊才驚覺是場騙局,牡丹成功讓父親假扮郵差將武器庫的炸彈偷走…

 

《面具情人》 第17集 

 

        下屬知會太郎新娘面具出現在京城日報,更將報社社長朴仁杉父子綑綁,並燒毀將發放到全國慶祝合邦的新聞刊物。俊二決定利用牡丹找尋新娘面具,與江土分別前往京城旅館與極東雜技團捉捕牡丹,江土擔心牡丹無法順利離開京城,急著趕在俊二之前將消息轉告她,得知俊二卻率先發現牡丹的江土,立即以新娘面具身份現身解救,牡丹見兩人勢均力敵,為擺脫俊二的追捕決定拿起他遺落於地上的槍指向他。已屆日韓兩國合邦紀念日,武器庫裡的武器卻被思利等人竊走,俊二和太郎根據種種跡象,接連發現江土近日行蹤成謎,兩人不禁懷疑江土是思利的內應…

 

《面具情人》 第18集 

 

        俊二因武器被竊,料準思利與其同夥會於紀念日當天展開恐怖行動,於是下令帝國警察們於總督局進行嚴格的維安控管,江土自願擔任門口VIP檢查職責,故意利用此藉口前往伯爵府,表面是告知伯爵夫婦會場的維安狀況,實際卻是透露情報給一旁假扮崔泰坤夫婦的思利和赤波知情,希望他們能夠知難而退,停止今天所有的行動,但思利卻仍誓死抗戰到底,並請同志先行護送女兒離開。宴會上俊二驚見思利企圖引爆手榴彈的舉動,衝上前打傷他並奪下手榴彈…

 

 《面具情人》第19集 

 

        朝鮮總督和田龍因太郎於合邦紀念典禮當天的維安未做確實,使大廳出現不逞鮮人引爆炸彈,為此將太郎革職。今野下令讓俊二與江土合作逮捕新娘面具,俊二要求江土審問思利並觀察江土是否有可疑之處。俊二審問江土新娘面具出現京城日報時他的去向,江土解釋自己當時守在辦公室外。俊二到雜技團將趙團長帶走,向他逼問牡丹的下落並將他裝進大釘箱實施酷刑。江土前往牢房探視思利,希望他能說出牡丹的下落,更向他提及牡丹小時候的暱稱粉兒,被站在牢外的俊二聽見,想起牡丹寫給新娘面具的信上註名也是粉兒…

 

《面具情人》 第20集 

 

        俊二懷疑江土的身份是新娘面具,下令小磯注意他離開辦公室的時間點。俊二以雜技團團員的生命威脅趙團長,不得告知江土自己已獲知牡丹和其他同志的見面時間和地點,團長告訴江土牡丹將在華善樓與同志們見面,並謊稱俊二毫不知情。日本政府下令禁穿白衣令,小磯對不服的朝鮮人施暴,新娘面具出現於鐘路市場阻止巡察們的暴行,小磯將新娘面具在臨檢時現身一事告知俊二,俊二發現事件發生時江土都不在局裡。牡丹將街上貼滿同志們的畫相告訴赤波,赤波懷疑此事是趙團長告的密…

 

  0 則回應      瀏覽:1965 人次  

    回應此文章

    驗證碼:
    按此重新產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