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摯愛》第26 〈精采最終回〉

 

        長逸為了克服多年以來心中的恐懼,向善宇提議到灑慶弼骨灰的海岸邊,也真心誠意的向善宇道歉,不料就在準備離開時,竟因出現幻覺不慎落海。盧識在獄中看著泰柱寫信的內容透露恩艾沒有背叛自己,而善宇也真的是自己親生兒子的事實,隨後見善宇來探訪自己時發現他似乎再次失明心疼的擁抱他。智媛得知盧識為善宇的親生父親後內心相當糾結,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善宇因為不想讓自己受傷選擇離開,某天在圖書館內遇到盲胞又再次想起和善宇之間的回憶,下定決心要勇敢面對便搭乘飛機去找他,不料兩人卻擦身而過。幾個月後…


繼續閱讀 »

  0 則回應      瀏覽:448 人次  

《摯愛》第21集 

 

        長逸把善與的陳情書案定為無效結案,為應付他馬上登門向他道歉,卻見他表明早已憶起所有事情,原想面不改色否認一切,最終因為擔心父親的安危答應他一起把所有罪過歸咎到盧識身上。善宇看著絲毫沒有悔意的長逸,心裡早已計畫好要折磨他,趁著他上節目時故意call in將他的所為公開,卻沒有提及到兇手的姓名,讓長逸在過程中捏了把冷汗。盧識眼看著即將東窗事發,打算把所有罪推到勇裴身上,將殺人事件解讀為勇裴為護主才殺慶弼…


《摯愛》第22集


        長逸想把殺人罪歸咎於盧識身上,在審問時還請父親出面作證,為不讓他有任何反駁機會,提及過往他所犯的賄賂罪逼他就範。秀美看著自己的畫作被公開十分驚訝,明白善宇已經憶起所有真相,試圖想為辯解自己卻已無法挽回,讓秀美心裡感到沉痛。善宇為報復廣春故意約他在餐廳見面說明慶弼的死因,並故意讓隔壁間的勇裴聽到此段對話,以此逼他說出一切真相…

 

《摯愛》第23集 


        善宇得知電視法律事務所對自己的案子有興趣,且打算透過節目進行公開調查,便指名要讓長逸偵辦。申俊浩檢察官看過廣春的證詞時,經三思決定重新調查慶弼案件,並要長逸以殺人未遂嫌疑人接受調查,使長逸在束手無策的狀態下選擇離職。勇裴原打算約廣春見面後想殺害他,此時卻有一行人路過把他救走,擔心兒子的前途被自己斷送,決定寫信給申檢察官澄清長逸無罪,抱著贖罪的心情在家上吊自殺…

 

《摯愛》第24集

 

        善宇在幫母親掃墓時遇見盧識覺得疑惑,在向泰柱詢問過後竟得知原來他才是自己的親生父親,但因為貪婪奪走外公的財產還拋棄母親,感到相當氣憤,決定要繼續與他為敵,另一方面也著手控管綠色產業開發,將天堂渡假村搶回來。秀美、長逸及善宇在接受偵訊時,彼此之間的口供反反覆覆,不停的互相說謊折磨,最後竟聽見善宇將長逸的罪行全部加在勇裴的身上。盧識雖然知道善宇想要利用臨時股東會解雇自己,但因為自己的友好股份勝券在握,沒想到就在最後投票時妻子竟背叛自己,就此失去天堂渡假村…

 

《摯愛》第25集

 

        泰柱向盧識表示善宇為他兒子,儘管自己相當愛恩艾,但敢發誓身為未婚妻的她從未背叛過任何人,要盧識不要再愚昧的對付親生兒子。善宇找到被盧識藏起來的智媛,表示很抱歉因自己的緣故而連累她,同時也領悟到人生中不能失去智媛。善宇發現長逸寫信給自己,內容除了向自己道歉之外,再來表示要親手結束這一切,此話讓善宇擔心起生父的安危,前往查看發現長逸正拿槍指著他,在阻止的同時不幸射中盧識,善宇怕長逸會因此被冠上殺人罪名,向警方表示僅為槍枝走火…


繼續閱讀 »

  0 則回應      瀏覽:608 人次  

《摯愛》第16集 


        長逸為拖延陳情書的追訴時效,向善宇表示刑事組因繁忙於非法賭場案暫時無法幫忙,卻意外發現他漸漸恢復記憶,情緒不安的在酒會現場對他大打出手。秀美見長逸收到畫後果然如預期的找上門暗自欣喜,向他表明當年自己目睹他蓄意殺善宇的場面,不禁讓長逸害怕事實被公諸於世。善宇的陳情書案件被交到長逸手上,盧識得知此消息後,馬上逼他利用檢察官身分保護自己…

 

《摯愛》第17集 


        秀美有意故作要把畫作給善宇看,狠下心要折磨長逸,兩人因此鬧得不歡而散。廣春與秀美接獲檢方通知要以關係人身分到案說明,不禁讓廣春害怕面對此事,另一方面善宇也帶著泰柱到養父的死亡現場,一一說起過去發生的事件。陳情書案子調查當天,長逸親自審問善宇的過程中,不停的把案情辯解為自殺事件,卻因此引來善宇大怒,聲明要勇裴接受關係人調查。智媛發現善宇抽屜有自己當初送他的照片,這才意識到他早已認出自己的身分,心裡始終搞不清楚他對自己的心意…

 

《摯愛》第18集

 

        盧識主動拜訪善宇的辦公室,表明已知情他將調查自己的事實,試圖說明自己毫無犯案理由。善宇在重建院遇到智媛時,決定透露自己過去的一切以及陳情書一案,堅定的表示絕不會放棄對她的感情,而智媛也因為兩人過去的回憶不禁動情,最終決定順著心意接受他。善宇從智媛手中拿到當初失明時有人寄來的信,透露父親的死與盧識有關係,當下馬上就想到行為可疑的廣春,便找機會作筆跡鑑定。秀美接受關係人調查,故意做了偽證把案件解讀成自殺…

 

《摯愛》第19集

 

        善宇質問廣春寄信給自己的目的,不料他卻矢口否認,且當場氣憤的撕毀信並轉頭走人。廣春意外在女兒的工作室發現數張長逸殺害善宇的畫作,馬上威脅她只要愛著長逸的一天,就要將當初目擊勇裴殺人的場景告訴善宇,但秀美不管父親的責罵仍一意孤行,勢必要利用畫作將他綁在自己身邊。長逸預先拿到檢察官要質詢父親的內容,為了不讓真相東窗事發,趕緊進行偵訊當天的演練…

 

《摯愛》第20集

 

        廣春向善宇坦承自己目睹慶弼遭勇裴殺害的現場,當年卻因害怕而未能說出實情,保證這次一定會親自到檢察官那作證,善宇便想趁此機會逼盧識坦白一切,否則絕對會奪走他現在所擁有的一切。秀美在得知父親已透露實情給善宇,加上警方查證自己所說的事發時間並不吻合,擔心作偽證的事實被發現,便故意在父親和檢察官約談的日子將帶他出國。智媛意外進入秀美的工作室,發現數張長逸殺害善宇的畫作,讓善宇決定找和秀美合作畫廊的允珠幫忙展示出來…


繼續閱讀 »

  0 則回應      瀏覽:656 人次  

《摯愛》第11集


        智媛向善宇坦承他為自己的初戀,善宇聽聞卻違背心意的表示失明後不配擁有愛情,故意讓智媛認為她在自作多情,最後導致智媛失望的離開重建院。長逸要求善宇在恢復視力前,不得嚮往和智媛在一起,這樣只會造成彼此的負擔。泰柱向善宇表示當年收到慶弼的來信,對未能回覆他就去世感到遺憾,保證會照顧善宇並決定將他帶出國培養。廣春到指定地點拿錢發現裝著假鈔,感到氣憤的同時有位男子試圖要殺害自己,所幸及時掙脫才保住性命…

 

《摯愛》第12集

 

        智媛到善宇家察覺他已搬離開,只留封信希望自己能等他回來,透過點字書才明白他對自己的心意。秀美從善宇的點字信中得知,慶弼的死和勇裴有關連,正是之前長逸想將善宇殺害的真正原因。十三年後,善宇回國第一個會面的人為永裴和長逸,雖然視力早已恢復,但在他們面前依舊假裝失明…

 

 《摯愛》第13集
 

       善宇得知泰柱當初為了幫助自己,導致合資的企業一一離開讓公司陷入困境,為了報答恩情跑到了赤道,並以金大衛的名字推動開發計劃,也成功的回到韓國。智媛因為勸戒室長不要收賄而被減薪,為了母親的醫藥費想要偷偷轉換工作跑道,竟在面試時看見公司代表正是善宇非常驚訝。長逸在父親的請求下,無奈的參加秀美的展覽,沒想到在準備離開時看見其中一幅畫似曾相似…

 

《摯愛》第14集

 

        長逸的調查組想深度對案情進行調查,沒想到請來的鑑定人竟是善宇,看著眼前的他正常的樣子感到相當驚訝,雖然很好奇在幕後幫助善宇的人,但還是故作鎮定的和他對談。善宇暗中重新調查父親死亡的案子,找到了當時負責案件的檢察官了解案情後,卻告知Koon在陳情書上不要寫出有關長逸傷害自己的實情。智媛在重新面試時對於大衛的問題回答的直率有自信,但心中一直很好奇他是否為自己所認識的善宇…

 

《摯愛》第15集

 

       善宇在和盧識商討投資事宜,故意從中詢問他是否認得自己,盧識卻裝傻反問自己和泰柱的關係,此話讓善宇察覺必須謹慎行動。秀美想到長逸狠心的表示絕不會愛上自己,便遍翻箱倒櫃的把長逸殺害善宇的畫作拿出來,誓言要他後悔所說過的話。長逸收到善宇所委託的陳情書,雖然已表明沒有足夠證據是無法辦理案件,還是也答應請學弟幫忙受理…


繼續閱讀 »

  0 則回應      瀏覽:593 人次  

《摯愛》第06集

 

        善宇因腦部受到重擊導致雙眼失明,同時也失去部分記憶,難以接受的在醫院崩潰,讓前來探望的長逸難以置信。善宇在金誠的帶領下,無意間憶起當年父親的死亡與自己被攻擊的畫面,為了替父親討回公道打算隱瞞自己恢復記憶的事實,隨後設法接觸到長逸特地請金誠幫忙寫信,表示自己現在過得很好,有機會想再與他見面…

 

《摯愛》第07集

 

金誠向秀美表示善宇寫信給長逸,卻遲遲等不到回信,讓秀美決定親自到首爾找長逸,希望他能看看善宇。秀美認為善宇要到重建院學習才能過新生活,於是提議大家一起到首爾,善宇便建議找到房子前先暫住長逸家,長逸得知後沒有理由拒絕便直接答應。智媛意外看見善宇,原本想開心的和他相認卻發現他雙眼失明,誤以為自己認錯人,隨後長逸發現智媛見過善宇,便要求她往後別再去重建院…

 

《摯愛》第08集

 

        智媛看著善宇因失明行動不便叫車,趕緊熱心上前支援並陪他回家,讓一旁見狀的長逸相當不悅,開始計較智媛對善宇過度熱心。長逸擔心善宇記憶漸漸在恢復,深怕他想起當年自己犯下的罪行,不停的猜疑他有事相瞞。善宇發現智媛的腳扭傷,連忙上前揹起她,並請她為自己帶路,此舉讓智媛感到相當窩心,為答謝特地唸故事給他聽…

 

《摯愛》第09集

 

        勇裴收到慶弼案發現場目擊者的來信,要求自己到指定地點交錢,不料會面那天竟悄悄讓廣春發現錢是由盧識所提供。善宇意外聽見勇裴和別人的對話,只見他表示並未在自己身上發現可疑處,沒有理由讓人懷疑就是他對父親下毒手。秀美努力為自己爭取出國留學的機會,目的是要擺脫被看不起的過去,並要求父親賣掉老家一起到首爾過新生活…

 

《摯愛》第10集

 

        盧識認為勒索信是善宇所寫,為測試他恢復記憶與否,親自上重建院指定他服務,所幸善宇機伶的回答問題,且能辨別出他的聲音似曾聽過,連忙請打掃大嬸幫自己確認身分。秀美從金誠口中得知重建院有名志工喜歡善宇,特別親自拜訪智媛,希望她能真心對待善宇。善宇請智媛幫自己挑衣服,卻意外在試衣間帶走別人的皮包,因此被誤會是小偷,面對對方的責備跟動粗,更讓善宇自卑自己不能保護智媛…


繼續閱讀 »

  0 則回應      瀏覽:709 人次  

《摯愛》第01集


        金善宇,個性隨心所欲,是班上的問題學生,時常讓老師感到頭痛,在舉行考試時目睹班上優等生李長逸遭討債集團逼迫,二話不說趕緊上前替他解圍,讓長逸對於善宇的出手相救相當感動,兩人也因此建立深厚的友誼。陳盛集團會長陳盧識私下收購富景化學股份,使在一旁聽到的韓智媛感到氣憤,衝動的跑去砸盧識的車,卻意外結識躲在車內的善宇。崔秀美因下雨天沒帶傘前往向長逸求援,兩人因對對方有好感決定一起到海美里走走,但長逸卻發現她是道士崔廣春的女兒而不願與她有交集…

 

《摯愛》第02集 


        善宇得知父親罹患癌症,儘管內心百般不捨也有信心的表示絕對會康復,兩人便約定在自己生日見面。慶弼告訴盧識他的親生兒子為善宇的事實,但他對有無這兒子毫不在意,讓慶弼憤怒的表示就算死也不願將孩子交給他,不料兩人在發生衝突中盧識不幸將慶弼勒斃,且畫面全被勇裴看見,於是盧識威脅將他將慶弼殺掉,保證往後自己會好好栽培長逸。善宇到了和父親相約的地點,卻看見他上吊在樹上,一心認為他遭人陷害,但警方因持父親的遺書認定為自殺…

 

《摯愛》第03集

 

        廣春透過假通靈的方式讓慶弼跟善宇對話,試圖想讓他了解慶弼是被人殺害的事實,隨後甚至仗著自己目睹案發現場,想動歪腦筋跟永裴勒索,卻被女兒阻止且要求自己不得將事實公諸於世。智媛看著父親因破產情緒低落,表示勢必會將屬於他的一切奪回,希望父親能提起精神。討債集團為了想利用善宇殺人,故意拿長逸的安危與前途作為威脅,讓善宇不得不乖乖就範。秀美在去往漢城的火車上巧遇長逸,沒想到下車途中竟被扒手奪走錢包,最終只能向長逸求助卻被誤會是自己有意糾纏他,兩人因此不歡而散…

 

《摯愛》第04集

 

        善宇聽見金誠表示曾在警察局聽見有關於父親的死亡疑點重重,但卻被國際財經人總會被敷衍過去,加上司機看到父親去勇裴的工作地方感到事有蹊蹺。盧識看著長逸和善宇表示對於慶弼的死感到疑惑,甚至想要遞出陳情書,氣的將一切怪罪到勇裴身上。長逸在偶然之下聽見父親是殺死慶弼的共犯,隨後改變心意勸阻善宇繳交陳情書,為了自己和父親的將來殺紅了眼趁著善宇不注意時將他打昏,最終把他推下懸崖…

 

《摯愛》第05集

 

        長逸在殺害善宇後回著忐忑的心情匆匆趕回漢城,在火車上卻碰見金誠表示善宇為了不讓自己受到威脅,獨自承受丁寶的傷害還受了重傷感到萬分心痛。盧識分享自己廣大的夢想給媒體,意外得知泰柱的集團正在秘密進行運作,便開始調查他們的一舉一動。秀美接到善宇獲救的通知趕緊和父親前往醫院,卻發現傷勢過於重導致在加護病房昏迷不醒,在幾年後善宇終於清醒…


繼續閱讀 »

  0 則回應      瀏覽:847 人次  
2014/04/01

摯愛

金善宇(嚴泰雄 飾)本是喜歡打架鬧事的問題青年,卻與家境貧寒的優等生李長逸(李浚赫 飾)成為惺惺相惜的朋友,兩人本來死寂般的生活因為對方有了新的生命。善宇父親突然自殺,追查真相的他也受傷失明,但因此邂逅了打工女韓智媛(李寶英 飾)並陷入愛河。幾經波折的兩人最後被迫分開,善宇更遠赴美國。多年後再次回來,善宇已是商業精英,長逸也成為明星檢察官,面對同樣的愛人和埋藏在兩人心底的秘密,兩人究竟將如何繼續生活……


繼續閱讀 »

  0 則回應      瀏覽:840 人次